<cite id="dptxt"><strike id="dptxt"></strike></cite>
<span id="dptxt"></span>
<strike id="dptxt"><i id="dptxt"><del id="dptxt"></del></i></strike>
<span id="dptxt"><i id="dptxt"><cite id="dptxt"></cite></i></span>
<strike id="dptxt"></strike>
<th id="dptxt"><noframes id="dptxt"><span id="dptxt"></span>
<strike id="dptxt"><video id="dptxt"><ruby id="dptxt"></ruby></video></strike><strike id="dptxt"></strike>
<strike id="dptxt"><dl id="dptxt"></dl></strike>
<span id="dptxt"></span>
<th id="dptxt"><dl id="dptxt"></dl></th>
<th id="dptxt"></th>
Load mobile navigation

勤洗手是保持健康最簡單的方法 但曾經有提倡的醫生卻為此賠上職業生涯

匈牙利醫生伊茲納. 塞默維斯是最早提出消毒做法的先驅,他主張洗手可以改善醫療質量,卻被斥為荒誕不經。 PHOTOGRAPH BY GL ARCHIVE, ALA

匈牙利醫生伊茲納. 塞默維斯是最早提出消毒做法的先驅,他主張洗手可以改善醫療質量,卻被斥為荒誕不經。 PHOTOGRAPH BY GL ARCHIVE, ALAMY

畫家羅伯特. 托姆(Robert Thom)的作品,描繪塞默維斯(圖中央)在奧地利的維也納綜合醫院里監督醫生,要求他們在為產科病人檢查前先洗手。 PHOTOGR

畫家羅伯特. 托姆(Robert Thom)的作品,描繪塞默維斯(圖中央)在奧地利的維也納綜合醫院里監督醫生,要求他們在為產科病人檢查前先洗手。 PHOTOGRAPH BY GL ARCHIVE, ALAMY

在這幅素描畫中,塞默維斯正用次氯酸鈣溶液清洗雙手。 雖然他找出讓醫療照護更安全的做法,但直到他在1865年逝世以前都未曾受到認同。 PHOTOGRAPH BY

在這幅素描畫中,塞默維斯正用次氯酸鈣溶液清洗雙手。 雖然他找出讓醫療照護更安全的做法,但直到他在1865年逝世以前都未曾受到認同。 PHOTOGRAPH BY BETTMANN, GETTY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美國國家地理(撰文:NINA STROCHLIC 編譯:黃于薇 編輯:AMY BRIGGS):大家都知道勤洗手是保持健康最簡單的方法,但我們習以為常的這個觀念,在從前并非如此理所當然。1840年代時,曾經有位醫生提倡洗手的好處,卻為此賠上職業生涯。

面對流感和冠狀病毒等疾病,勤洗手可說是最普遍認同也最有效的防疫對策,例如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就倡導大眾應以肥皂和清水洗手,且清洗時間至少20秒。 不過,這樣的建議并非一直都被視為常識。 19世紀時,洗手曾經被斥為荒謬絕倫的做法。

在1840年代的歐洲,有許多婦女在生產后死于一種叫產褥熱(puerperal fever)的疾病。 即使在當時最完善的醫療條件下,仍有不少產婦在分娩后短時間內染病死亡。 這個問題讓匈牙利醫生伊茲納. 塞默維斯(Ignaz Semmelweis)百思不得其解,因此他開始研究病源。

助產士與醫生

塞默維斯在奧地利的維也納綜合醫院(Vienna General Hospital)工作,院內有兩間產科病房,一間由男性醫師執掌,另一間由女性助產士負責。 他注意到,助產士接生的產婦死于產褥熱的比例明顯較低,由醫師和醫學院學生照護的產婦死亡率則是兩倍以上。

塞默維斯對這個現象做了許多假設,他研究過產婦分娩時的姿勢是否有影響、給男醫師檢查造成的尷尬是否與產褥熱有關,還設想過會不會是來探視產褥熱病患的牧師嚇死了她們。 塞默維斯對這些因素都做了評估,但都逐一排除。

微粒與病原體

剔除其他變因后,塞默維斯發現了產褥熱的元兇:尸體。 院內的醫師們會在早上檢查尸體,并協助學生進行解剖,這是醫科訓練的一部分。 到了下午,醫師和學生們會進產房為產婦檢查及接生。 相較之下,助產士不會接觸到尸體,她們的工作范圍僅限于產房。

因此塞默維斯認為,或許正是這些醫師和學生將尸體上的「死尸微!箓鞑ソo產婦。 那時的醫師在診療不同病患之前,不像現在必須將手部刷洗干凈,因此解剖驗尸時沾染上的病菌,就會跟著他們被帶到產房里。

當時菌原論(germ theory)尚在發展初期,距離劉易斯. 巴斯德(Louis Pasteur)和約瑟夫. 李斯特(Joseph Lister)兩位科學家提出他們的重要學說還有幾十年,所以塞默維斯不是將病媒稱為「病菌」,而是「腐爛動物的有機物質」。 產婦與醫生接觸后感染了這些微粒,因而得到產褥熱致死。

洗手救人命

1847年,塞默維斯規定他在維也納綜合醫院的學生和下屬醫師必須洗手。 塞默維斯不是使用肥皂,而是采用次氯酸鈣溶液(即漂白水),因為這樣可以完全去除醫師手上殘留的腐臭氣味。 這些醫生開始為自己和器材進行消毒后,他們所負責的產房死亡率也隨之銳減。

1850年春天,塞默維斯在頗負盛名的維也納醫學學會(Vienna Medical Society)登臺,向臺下一眾醫師宣揚洗手的好處。 他的理論與當時普遍接受的醫學認知大相徑庭,因而受到醫學界猛烈抨擊,紛紛指謫他的研究和邏輯有誤。 歷史學家認為,當時的醫學界之所以反駁塞默維斯的理論,一方面也是因為那那代表病患死亡是他們導致的。 盡管醫師洗手使得產房死亡率大減,維也納綜合醫院還是廢除了這項規定。

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建議洗手時遵守下列原則,避免散播病菌:

1. 以流動的清水沖濕雙手,然后涂抹肥皂。 水溫高低和肥皂種類(抗菌與否)都不會影響殺菌效果。

2. 用雙手搓揉肥皂泡,摩擦可以消滅更多微生物。

3. 搓洗至少20秒,大約是哼唱兩遍「生日快樂歌」的時間。

4. 以流動的清水徹底沖洗雙手。 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表示,目前并無研究顯示使用紙巾關閉水龍頭對健康有益。

5. 使用干凈的毛巾擦干雙手或風干。

往后幾年的日子,對塞默維斯而言并不好過。 他離開維也納,來到匈牙利的佩斯(Pest),依然在產科執業。 他在院內創設洗手的流程,結果就像在維也納一樣成功讓產婦死亡率大幅下降。 盡管成功拯救了許多生命,他的想法卻依然不受認同。

塞默維斯在1858年和1860年先后發表關于洗手的論文,來年更出版了一本專書,但醫學界仍然不接受他的理論,還有許多抱持不同理論的醫師指謫他的著作導致產褥熱疫情持續蔓延。

幾年后,塞默維斯的健康狀況開始惡化,有些人認為他是得了梅毒或阿茲海默癥。 他被送進精神病院,不久后就逝世,死因推測是手上傷口感染造成敗血癥。

獲得平反

1867年,也就是塞默維斯死后兩年,蘇格蘭外科醫生約瑟夫. 李斯特也開始提倡以消毒雙手和醫療器材來防止病患感染疾病。 他的想法同樣受到批評,但到了1870年代,醫師逐漸開始習慣在手術前清洗雙手。

不久后,其他人開始意識到塞默維斯從前的努力。 他的研究引導劉易斯‧巴斯德發展出菌原論,這套理論改變了醫生照護病患的方式,以及調查病因和傳播途徑的做法。

外科醫生在1870年代開始習慣清洗雙手,但一般民眾直到一個多世紀之后才普遍了解日常洗手的重要性。 到了1980年代,清潔雙手終于正式納入美國醫療體系的規定,這也是全球首見的手部衛生規范。 在塞默維斯的理論遭到嘲弄輕視的一百多年后,布達佩斯醫學大學(Medical University of Budapest)更名為塞默維斯大學(Semmelweis University),以此紀念這位堅持透過清潔來改善醫療質量、卻未獲得重視的公衛英雄。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環球趣視頻”
上一篇 下一篇
福建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