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ptxt"><strike id="dptxt"></strike></cite>
<span id="dptxt"></span>
<strike id="dptxt"><i id="dptxt"><del id="dptxt"></del></i></strike>
<span id="dptxt"><i id="dptxt"><cite id="dptxt"></cite></i></span>
<strike id="dptxt"></strike>
<th id="dptxt"><noframes id="dptxt"><span id="dptxt"></span>
<strike id="dptxt"><video id="dptxt"><ruby id="dptxt"></ruby></video></strike><strike id="dptxt"></strike>
<strike id="dptxt"><dl id="dptxt"></dl></strike>
<span id="dptxt"></span>
<th id="dptxt"><dl id="dptxt"></dl></th>
<th id="dptxt"></th>
Load mobile navigation

獨家:美國華盛頓特區圣經博物館里的“死海古卷”全都是贗品

圣經博物館(The Museum of the Bible)收藏了16件據說全為死海古卷的碎片,包括這件《創世紀》碎片。 一項由圣經博物館贊助的新科學調查,確認

圣經博物館(The Museum of the Bible)收藏了16件據說全為死海古卷的碎片,包括這件《創世紀》碎片。 一項由圣經博物館贊助的新科學調查,確認了這16片碎片都是現代的偽作。 PHOTOGRAPH BY REBECCA HALE, NGM STAFF

調查員阿比蓋爾. 匡特(Abigail Quandt)是巴爾迪摩華特斯美術館的書籍與紙張保存主任,她正在檢視一片《創世紀》碎片,以尋找特殊的表面特征。 「我們的

調查員阿比蓋爾. 匡特(Abigail Quandt)是巴爾迪摩華特斯美術館的書籍與紙張保存主任,她正在檢視一片《創世紀》碎片,以尋找特殊的表面特征。 「我們的共同目標就是要對研究死海古卷的學者有幫助。 」她說。 PHOTOGRAPH BY REBECCA HALE, NGM STAFF

為了更深入了解碎片表面的特征,研究人員拍下碎片在多種不同波長光線下的模樣,這種技術稱為「多光譜成像」。 PHOTOGRAPHS BY REBECCA HALE,

為了更深入了解碎片表面的特征,研究人員拍下碎片在多種不同波長光線下的模樣,這種技術稱為「多光譜成像」。 PHOTOGRAPHS BY REBECCA HALE, NGM STAFF

研究人員謹慎地在高倍率顯微鏡下檢視所有16片碎片的表面──同時也不能破壞脆弱、酥脆的碎片。 PHOTOGRAPH BY REBECCA HALE, NGM ST

研究人員謹慎地在高倍率顯微鏡下檢視所有16片碎片的表面──同時也不能破壞脆弱、酥脆的碎片。 PHOTOGRAPH BY REBECCA HALE, NGM STAFF

赫歇爾. 赫普勒(Herschel Hepler)是圣經博物館的希伯來手稿副館長,正和調查主持人洞悉藝術詐騙公司總經理克洛特-加龍。 洛爾公司會談。 PHOT

赫歇爾. 赫普勒(Herschel Hepler)是圣經博物館的希伯來手稿副館長,正和調查主持人洞悉藝術詐騙公司總經理克洛特-加龍。 洛爾公司會談。 PHOTOGRAPH BY REBECCA HALE, NGM STAFF

圣經博物館的死海古卷碎片放置在特制壓克力底座上,等著接受詳細檢查。 PHOTOGRAPH BY REBECCA HALE, NGM STAFF

圣經博物館的死海古卷碎片放置在特制壓克力底座上,等著接受詳細檢查。 PHOTOGRAPH BY REBECCA HALE, NGM STAFF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美國國家地理(撰文:MICHAEL GRESHKO 編譯:鐘慧元):長達數月的測試確認了些碎片全是現代贗品。 接下來呢?

在圣經博物館(The Museum of the Bible)的四樓,有一項占地頗廣的常設展,訴說著古老的圣經如何成為全世界最熱門書籍的故事。 展示區中央一處有溫暖燈光照耀的圣龕,展示了這間博物館最珍貴的某幾件財產: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的破片,是包括希伯來圣經現存已知最古老抄本在內的古老文本。

但現在,這間位于華盛頓特區的博物館已經確認了有關這些碎片真實與否的苦澀真相。 3月13日,由圣經博物館贊助的獨立研究團隊宣布,該博物館搜藏的16片死海古卷碎片,全都是現代制作的贗品,并長期愚弄了外界的搜藏家、博物館創辦人,以及幾位世界頂尖的圣經學者。 在由博物館主辦的學術研討會上,博物館人員揭開了這項發現。

「圣經博物館努力盡量保持透明,」執行長哈利. 哈格列夫(Harry Hargrave)說。 「我們是受害者──我們是不實陳述的受害者,也是詐欺的受害者。 」

在一份超過200頁的報告中,由藝術詐騙調查員柯萊特. 洛爾(Colette Loll)所率領的研究團隊發現,這些碎片雖然可能是用古代皮革制成,但上面的墨水卻是現代才加上去的,并特意模仿真正的死海古卷。 「這些破片是抱持著欺瞞意圖而假造。 」洛爾說。

這項新發現并未使另外10萬片死海古卷真跡碎片也遭質疑,那些碎片大部分都收藏在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館的「圣書之龕」(Shrine of the Book)中。 然而,這項報告的發現確實對所謂的「2002后」死海古卷碎片的真實性掀起了很大的疑問。 所謂的「2002后」死海古卷碎片,指的是在2000年代左右進入古物市場的一批約70片的圣經經文碎片。 即使在這篇新報告發表之前,就已經有一些學者相信,2002后碎片中有大部分、甚至全都是現代偽作。

「只要有一兩片碎片是假的,你就知道可能全部都是假的,因為來源都一樣,而且看起來基本上都是一樣的。 」挪威阿格德大學的學者歐斯坦. 賈斯尼斯(Årstein Justnes)說,他的「抄寫者的欺騙之筆」計劃(Lying Pen of Scribes)就是在追蹤這些2002后碎片。

自從圣經博物館2017年開館以來,就在贊助對這些碎片的研究,他們還將其中五片碎片送到德國的聯邦材料研究中心(Federal Institute for Materials Research)做測試。 2018年末,圣經博物館對全世界發表了研究結果:送去測試的五片碎片可能都是現代的偽作。

那另外11片碎片呢? 偽造者怎么能騙倒世界頂尖的死海古卷學者、還有圣經博物館?

「這真的是那種很有意思的偵探故事,到現在都還是,」杰弗里. 克洛哈(Jeffery Kloha)說,他是圣經博物館的首席策展人。 「我們真的希望這對其他的研究中心和研究人員能有所幫助,因為我們認為,這為研究其他碎片提供了良好的基礎,就算引起了其他問題也是。 」

顯微鏡下

為更深入了解館藏的碎片,圣經博物館在2019年2月向洛爾與她的公司「洞悉藝術詐騙」(Art Fraud Insights)求助,委托她對全部16片碎片進行徹底的物理與化學調查。 洛爾對贗品與造假并不陌生。 她取得了喬治華盛頓大學的藝術史碩士后,便繼續研究國際藝術犯罪、執行偽造文物的調查,并訓練聯邦探員了解文化遺產方面的知識。

洛爾堅持獨立調查。 不只圣經博物館對團隊的發現不能置喙,她的報告也將是最終報告──并直接對大眾公布。 圣經博物館同意了這些條件。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跟走在這么前端的博物館合作過,」洛爾說。

洛爾很快就組織起一支由五位文物保存專家和科學家組成的團隊。 從2月到10月,團隊定期拜訪圣經博物館,并把他們的發現整合起來。 等報告終于在2019年11月完成,這些研究人員也一致同意其結論。 全部16片碎片似乎都是現代偽造的。

第一,團隊斷定這些碎片所使用的材料似乎不對。 幾乎所有真正的死海古卷碎片都是用經過鞣制、或稍微鞣制的羊皮紙,但圣經博物館的碎片中至少有15片是用皮革制成,比較厚、凹凸較多、纖維也比較多。

團隊猜測皮革本身就是古物,是從約旦沙漠或是哪里的殘片找來的。 另一個令人心癢的可能,則是這些碎片是來自古老的皮鞋或涼鞋皮革。 因為其中一片碎片上有一排像是人工鑿出的孔洞,有點像羅馬時代鞋子上的孔洞。

此外,由「藝術科學分析」(Scientific Analysis of Fine Art)公司的總裁珍妮弗. 瑪斯(Jennifer Mass)所帶領的測試,顯示偽造者把碎片浸在一種琥珀色的混合液里面,最可能的就是動物皮膠。 這種處理不只能使皮革穩定、讓書寫的表面變平滑,還能仿真真正的死海古卷所獨有的、像膠一般的特征。 經歷了千年的暴露之后,古老羊皮紙上的生膠質分解、形成明膠,硬化之后會讓這些古老碎片的某些部位黏黏的、像泡過膠水一樣。

最具決定性的證據,是謹慎的顯微分析顯示,碎片上的文字是畫在原本就已經很古老的皮革上。 在很多碎片上,閃亮得很可疑的墨水積在裂縫處、還從碎片邊緣溢流下來,這在皮革還很新的時候是不可能發生的。 在其他碎片上,偽造者的筆觸顯然蓋過了古老皮革上突起的礦物硬殼。

「材料本身已經劣化了,又脆又硬,」團隊成員阿比蓋爾. 匡特(Abigail Quandt)說,她也是巴爾的摩華特斯美術館的書籍與紙張保存主任。 「難怪學者會認為是未經訓練的抄寫者寫的,因為這些字母實在寫得很糟糕,連好好控制自己的筆都不太行。 」

或許是為了矯正時代錯誤,偽造的碎片看起來也像是抹了一層跟昆蘭(Qumran)的沉積物一致的黏土礦物質,昆蘭也是原本的死海古卷的發現之處。

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學院(Buffalo State College)的保存科學家艾。 舒格(Aaron Shugar)主導了更仔細的化學分析,結果掀起其他警訊。 研究人員用X光來照射碎片,藉此測繪碎片表面的化學元素,結果顯示,鈣已經深深地浸入了這些碎片里面。 鈣的分布顯示,這些皮革非?赡茉檬一蚧瘜W物質做除毛處理。 最近的證據則顯示,至少有少數幾片真正的死海古卷可能用石灰處理過,而學者長期以來一直認為這種技術是在真正死海古卷完成之后的年代才開始流行起來。

不明來源的偽造者

雖然這篇報告深入研究了碎片的制作方式,卻并未探究碎片的來源,也就是經由已證實的一連串所有者追溯碎片的起源。 對賈斯納斯來說,2002后碎片失落的背景故事,帶來的問題會比任何能證實是偽作的化學證據更大。

「或許我們真的應該希望那些[2002后碎片]是假的...... 如果那些是假的,我們就是被耍了。 」他說。 「可是如果是真的呢? 起源不明的文物,一定是偷來的、走私來的──以某種方式跟犯罪行為綁在一起。 」

真正的死海古卷可追溯到1947年,貝都因牧羊人在巴勒斯坦昆蘭的幾個洞穴中發現了許多黏土罐,里面總共有幾千卷超過1800年歷史的羊皮紙卷,其中有一些是現存最古老的希伯來圣經抄本。

「死海古卷毫無疑問是上個世紀最重要的圣經相關發現,」克洛哈說。 「這項發現把我們對圣經文本的了解從當時所知往回推了1000年,還展現了希伯來圣經傳承的變化──尤其是一致性。 」

整個1950年代,一位住在伯利恒、名叫卡里歐. 伊斯坎德. 沙辛(Khalil Iskander Shahin)的古物商──他另一個比較為人所知的名字是坎多(Kando)──從當地的貝都因人那里取得了許多碎片,并賣給世界各地的搜藏家。 但在1970年代,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對文化資產發布了新公約,以色列也發布了古物交易方面的新法令,限制了贓物卷軸的販賣。 如今,私人搜藏家競標的那些不受現行法律約束的殘片,大多都是在1950和60年代進入私有市場的。

然而,這個狀況在2002年左右時突然改變,因為古物商和圣經學者開始公開看來像失落已久的死海古卷的圣經文本碎片。 這些皺縮的褐色碎片──大部分的大小還不如大硬幣──有許多據說可以追溯至坎多家族,謠傳他們在出售很早以前就偷偷送到瑞士的保險箱里的對象。

過了將近十年之后,原本數量僅有涓滴的2002后破片,竟成了滔滔洪流般的至少70片。 搜藏家和博物館紛紛抓住這個機會,開始收藏已知最古老的圣經文本,這其中也包括圣經博物館的創辦人史提夫. 葛林(Steve Green),也就是工藝材料連鎖企業「好必來公司」(Hobby Lobby)的總裁。 從2009年開始,葛林和好必來就花了大筆金錢購買圣經手稿和文物,逐漸累積成為后來的圣經博物館館藏。 從2009到2014年,葛林在四筆交易中買下總共16片死海古卷碎片,包括直接向老坎多的兒子威廉. 坎多(William Kando)買下的七片。

起初,有些死海古卷專家認為,那些2002后碎片,包括葛林的搜藏在內,都是真品。 在2016年,頂尖的圣經學者出版了一本關于圣經博物館館藏碎片的書籍,將其年份定在死海古卷的時代。 但就在那本書出版之前幾個月,某些學者開始心生懷疑。

2016年,包括賈斯尼斯和共同編輯了2016年那本書的加拿大西三一大學學者奇普. 戴維斯(Kipp Davis)在內的研究者,開始討論某些在挪威的2002后碎片可能是偽品的跡象。 后來戴維斯在2017年發表了證據,掀起了對圣經博物館的兩片碎片的疑問,包括博物館在2017年開幕時所展出的一片。 其中一片碎片的字跡擠在一個邊角,而當書寫表面尚新的時候,這個邊角是不可能存在的。 另一片則似乎有個希臘字母α,而有一篇1930年代的文獻曾指出希伯來圣經用這個字母來標示腳注。

這篇新報告發表之后,研究學者說,他們接下來一定要聚焦于這些碎片在全球古物交易中錯綜復雜的路徑。 「當你有詐騙者、也有信徒的時候,這就是親密的雙人舞,」洛爾說。 「你不需要像去市場那樣,那么了解文物本身的知識。 」

這篇報告發現,即使是在四個不同時間、分別向四個人購買,但圣經博物館擁有的全部16片死海古卷碎片都是以同樣的方式偽造的──強烈暗示著這些偽造碎片的來源相同。 然而偽造這些碎片的人身分仍屬未知。 賣出碎片的人也有可能在當初從其他古物商或搜藏家那里購買這些碎片時就被騙了。

國家地理試圖聯系把死海古卷碎片賣給葛林的三名美國人。 在2009年賣了四片碎片給葛林的書商克雷格. 連普(Craig Lampe),并未回應經由他的事業伙伴所轉達、請他評論的要求。 在2014年賣了四片碎片給葛林的搜藏家安德魯. 史提墨(Andrew Stimer)也沒有響應。

原本住在加州帕沙迪那的書籍搜藏家麥可. 夏普(Michael Sharpe)在2010年2月賣了一片碎片給格林。 夏普在周四接受國家地理采訪時,對于他賣出──之前買回來是要自己珍藏──的碎片竟然不是真貨,表示大為震驚且不敢置信。 「我覺得有點不舒服,」他說。 「我一無所知,完全一無所知! 」

一開始讓夏普踏進死海古卷世界的,是田納西州的醫生兼策展人威廉. 諾亞(William Noah),起因是一宗牽涉到已故手稿交易商布魯斯. 法利尼(Bruce Ferrini)的訴訟案。 2003年底,諾亞控告法利尼,主張法利尼侵占了諾亞打算為自己正在策畫的巡回展購買一片有1700年歷史的《約翰福音》莎草紙碎片的資金。 法利尼最后因為諾亞與其他人的訴訟而破產。

訴訟結果:諾亞取得了法利尼所有、原本屬于坎多家族的兩片碎片:一小片《杰里邁亞書》的碎片,還有希伯來語批注的一小片《創世記》碎片。 「我們以前都說這是『死海玉米片』,它們實在太小了,」諾亞說。

諾亞想把這些碎片還給坎多家族,但坎多家族反而同意把這些碎片打折賣給諾亞和夏普。 根據諾亞所言,坎多和夏普就是因為這筆交易才認識。 多年之后,坎多直接把比較大的《創世紀》碎片賣給夏普,后來這片碎片又到了圣經博物館。

諾亞和夏普都說他們買的碎片背后有頂尖的圣經學者支持。 由夏普的前任事業伙伴納特. 達斯. 瑪萊斯(Nat Des Marais)所提供的紀錄顯示,死海古卷學者、2019年已從普林斯頓神學院退休的詹姆斯. 查爾斯沃斯(James Charlesworth),曾協助證實了創世紀碎片的真實性。

「這些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這怎么可能是詐騙? 」諾亞說。 「這故事就是這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些世界級專家怎么會錯過這些? 」

查爾斯沃斯在一封電郵中指出,之前當他對其他學者描述該碎片的時候,他說這碎片有可能是真的,但跟昆蘭發現的死海古卷不是來自同一個時代和地點。 不過在重新檢視過該碎片的照片以后,查爾斯沃斯也表達了新的疑慮。 「那個字跡讓我覺得很困擾;現在看起來實在很可疑,」他說。

查爾斯沃斯也說,他看過市面上流通的無文字古老皮革碎片。 「過去我曾經告訴過貝都因人,沒有文字的碎片就不值錢,其實是無心地建議了該如何把這些碎片變質前。 」他說。

截至發稿為止,賣了七片碎片給葛林的威廉. 坎多并未回復請他發表意見的電郵。 國家地理特約作者羅伯特. 德雷珀(Robert Draper)曾經訪問過坎多,坎多否認賣過假的碎片。

坎多與偽造碎片的諸多可疑關聯,并未逃過學者的注意。 「條條大路通伯利恒,」紐約大學的希伯來學者、也是圣經博物館顧問的勞倫斯. 席夫曼(Lawrence Schiffman)在3月13日的研討會上說。

翻開下一頁嗎?

這份報告的結果可能會有非常深遠的影響。 不只匡正了死海古卷的本體,同時也為檢測其他2002后碎片的真偽標定出適當的程序。 還有其他這類碎片收藏在世界各地的學術機構,像是加州阿蘇薩太平洋大學和德州西南浸信會神學院。 「苦澀的事實中還是有點甜頭的,對吧? 」洛爾說。

這份報告可能也會使得《博物館藏之死海古卷碎片》(Dead Sea Scrolls Fragments in the Museum Collection)一書受到重新評估,也就是2016年出版的那本將博物館碎片介紹給學者社群的書籍。 頂尖的圣經學者艾曼紐爾. 塔夫(Emanuel Tov)是該書主要編輯之一,他為《國家地理》檢視了這篇新報告,并提出了以下的看法:

「我不會說圣經博物館的碎片中沒有偽品,但就我看來,尚且未能證實這些碎片全部都是不真實的。 這些質疑是基于一個事實,也就是并未在真實性無庸置疑的死海古卷上應用類似的測試技術,作為可供比較的基準值,包括那些從比昆蘭洞穴更晚的約旦沙漠遺址中找到的碎片。 這項報告在并未示范標準的狀況下,就期待我們做出結論,相信異常的狀況是很多的。 」

該書的出版社布利爾(Brill),則預備深入了解。 「如果可以確認碎片全都是偽造的,我們就會收回所有的書,不再供應銷售。 」布利爾在一份聲明中說。

同時,學者也呼吁采取更積極的行動。 「所有素材都有文件,證明這些文件之前都是依照相關古物法令出口的,」席夫曼在3月15日時說。 「所以受害者──盡管要承認你被騙了是很丟臉──都必須去和美國、以色列和國際權力當局探討所有的刑事與民事救濟。 」

這項聲明同時也將焦點重新拉回圣經博物館一開始到底是如何累積起他們的搜藏的。 2017年,美國官員強迫好必來公司將5500片非法輸入美國的黏土板歸還伊拉克,并支付300萬美元的罰款。 2019年,圣經博物館職員宣布館藏的11片沙草紙碎片是由牛津大學教授德克. 奧賓克(Dirk Obbink)賣給好必來公司的,而這位教授則是被控偷竊了由他負責監管的莎草紙搜藏。

葛林和博物館主管一直堅持他們在購買館藏的當下并未獲得多少建議,而且他們是抱著善意在搜集這些館藏。 現在,謙遜的圣經博物館正努力重建他們和學者與大眾的關系。 2017年,克洛哈加入圣經博物館以監督其搜藏,而在2019年11月,博物館又聘請了曾協助指導該館建設的哈格列夫擔任該博物館兩年內的第三任執行長。

在接受國家地理采訪時,圣經博物館的新領導團隊表達了希望,認為這項分析將能協助全球各地的死海古卷學者。 克洛哈和哈格列夫又補充說,博物館正考慮修改他們的死海古卷展覽,以聚焦在研究人員如何發現造假。

「我本來希望能有一件真的[碎片],因為那樣你就能展示說,好喔,這片是真的,這片是假的,你分辨得出來嗎? 」克洛哈說。 「我們身為博物館的任務,就是要協助大眾了解,而這就是現今死海古卷歷史的一部分,不管是好是壞。 」

圣經博物館也在重新評估館藏中所有材料的來源,并準備將任何偷來的文物歸還給合法擁有者。 2018年,圣經博物館判定館藏中一份過去轉賣了好幾手的手稿事實上是雅典大學在1991年失竊的。 圣經博物館便迅速地將這件文物歸還給希臘。

克里斯多佛. 羅斯頓(Christopher Rollston)是華盛頓特區的喬治華盛頓大學的閃族文本專家,他樂見這些把事情導回正軌的努力。 「圣經博物館在8到10年之前是真的做了一些很糟糕的事情,被嚴重批評也是剛好而已,」他說。 「我相信他們最近幾年有做了些嘗試,以修正方向。

「如果說圣經里有帶出什么主題的話,那就是寬恕的主題與償還的可能性,在某人終于全盤托出以后。 」他補充說。 「那就是真正的贖罪了。 」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環球趣視頻”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博物館 美國 死海古卷
福建11选5走势图